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400-618-6178
雷泽体育

新闻中心

ABOUT US

首页 > 新闻中心


怀疑被喷除草剂!600棵荔枝树离奇大量落果损失8万斤果!

发布时间:2022-06-28 02:51:14 | 作者:雷泽体育官网 来源:雷泽体育平台

  茂名地区浩浩荡荡的荔枝季已经接近尾声,由于上市早、荔枝产量低,今年茂名的荔枝颗颗金贵。本是果农增收的一年,然而,在茂名市电白区,却发生一件不和谐的事件。一个荔枝园里600多棵妃子笑树离奇掉果,果园老板怀疑是有人故意喷施了除草剂所致。

  5月7日,荔枝园承包者李福基接到他工人的电话,他承包的荔枝园出现大面积掉果,经过他现场确认后,发现掉果的全部为妃子笑,多达600棵,预计损失8万斤果。掉果的荔枝树出现叶片枯黄、枝干变枯、掉果,部分严重的掉果树下出现杂草枯死的现象,李福基怀疑,掉果的荔枝树是被人喷洒了除草剂。

  李福基的荔枝园位于茂名市电白区龙记村,由于电白荔枝上市较早,早熟荔枝行情较好,李福基很早就把果园里的900棵黑叶荔枝进行改良,把其中600多棵改成市场销路更好、更早熟的妃子笑。这600多棵妃子笑荔枝就是本次事件中大量落果的荔枝树。

  在李福基的荔枝园入口有一栋工人居住的房子,据李福基称,出现掉果的荔枝树都在这栋房子后较远的区域,处在工人的视野盲区。出现掉果的荔枝树与周边正常的荔枝树明显不同,凡是落果的树冠表面,树叶都出现枯黄,掉果严重的枝条,之前挂满果,现在一个也不剩。工人发现落果后,当时并不明白落果原因。

  “有3-4棵落果荔枝树下发现少量杂草枯死,荔枝果实生长发育期不会喷除草剂,一般是采摘前几天才会喷,那杂草怎么会枯死呢?”李福基告诉记者,正是发现杂草枯死,才联想到树叶枯黄与除草剂药害的症状一致,他怀疑落果的荔枝树应该是被喷施了除草剂。

  而且,在他房子周围50米区域内的荔枝树都正常无事,在出现落果的妃子笑周边有200多棵黑叶,只有少量树叶被喷到,并没有出现掉果。李福基认为,经济效益更高的妃子笑被破坏,这是有人故意为之,让他损失更大。

  李福基告诉记者,4月28号他们的工人刚给荔枝园喷施了杀虫药,当时荔枝园挂果都很正常,今年本该是一个丰产年。

  由于今年春节后,他将荔枝园交与张金水、林利民管理,三人共同管理,共同投资、共享收入,荔枝园管理主要交给张金水和林利民。

  5月19日,李福基的荔枝园里,正常生长的妃子笑果实已经长到成人大拇指大小,据张金水称,“再过一周妃子笑就可以上市。现在已经有人来果园预定果实,收购商给的地头价7元/斤。按照往年产量,一天可以出3000-5000斤,现在一天只能出300-500斤。”

  林利民告诉记者,他们每年都会在荔枝开花时承包荔枝园,年初卖掉耕牛并贷款,几个人合伙凑钱,卖掉荔枝赚到钱后再还清贷款、买回耕牛,下半年还要种上一季水稻。但今年陆续投入20多万元,卖荔枝的收入还不够还贷款,耕牛可能买不回来了。

  李福基的荔枝园靠近公路,从公路边进果园很方便。走到荔枝园入口,记者发现荔枝园入口被一堵墙围住,有些影响进出。墙上还挂了几条相同内容的横幅,横幅内容是:“本果场正处官司阶段,任何人不得承包、或改变原状,否则承担一切法律责任”。

  李福基告诉记者,这是龙记村村民张国昌和龙记村委会的土地纠纷,该果园的山林权是属于龙记村委会,但张国昌认为这片荔枝园下的土地是他父亲留给他的自留地,应该归还给他。这起土地纠纷经电白区人民法院判决,张国昌败诉。

  电白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上称,李福基的果园在1986年6月是由龙记村委会发包给谢义柱,承包期30年,承包期至2016年6月。1991年,谢义柱将一部分果园转包给电白县供销合作联社。同年,电白县供销合作联社将转包过来的果园转给李福基,同年年底,李福基与龙记村委会签订协议,在原合同上继续延长承包12年,承包期至2028年。签订协议后,该山岭果园由李福基经营至今。

  记者也联系到了张国昌本人,张国昌给出了不一样的回复。他介绍,李福基承包的果园所在的山岭是他父亲张建明留下的自营岭,至今他还保存着1982年由电白区人民政府颁发给他父亲的山权林权证,发黄的林权证上写着该山岭的户主为张建明等人。但在1984土改后,龙记村管区没收私人自营地收归集体所有。

  张国昌向记者出示了一份落款日期为2009年6月29日、落款人为时任龙记村委会书记张万锋的协议书,协议书说明,该山岭承包期自1986年6月1日至2016年6月1日止,承包期过后,将该山岭归还给张国昌管理使用。但龙记村书记陈国元表示,并未见过这份协议书。

  几年前,张国昌的父亲在李福基的荔枝园筑了围墙。去年春节前后,张国昌来到李福基的果园,在该围墙上钉上了前文提到的横幅,并在荔枝园里种了几百棵桉树。张国昌表示,2016年6月1日承包期到后,该山岭就该归还给他们使用。

  张国昌的女儿何观感到疑惑,林头镇其他村的土地都归还给村民管理使用了,为什么龙记村不归还?目前张国昌等人正就这一土地纠纷案件,向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

  一夜之间喷施600多棵荔枝树,需要很大的工作量,作案人员应该对他们荔枝园很了解。李福基怀疑荔枝园的荔枝树是被张国昌等人喷了除草剂,“他们春节后经常过来果园阻拦他们施药,发生药害事件后,他们就不再来了。”

  但张国昌表示,荔枝进入花期后,他就没去过李福基的荔枝园,更不会向李福基的荔枝树上喷洒除草剂。

  何观认为,她父母年事已高,身体不好,做不了重活,栽了8分地的花生,还需要她回来帮他们做农活,他们自己根本就做不来打农药的活。而且,他们还期望拿回该山岭使用权,并拿回荔枝园,怎么会破坏荔枝树呢。她怀疑李福基果园出现药害是他们自导自演的闹剧,可能是他们自己喷的药,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们拿回该山岭。

  据悉,电白区大衙派出所接到报案,截止记者发稿,案件还处于调查阶段,本报会继续跟踪该事件进展。